广州制服
您的位置:首页 » 广州制服 > 正文

当制服控遇到了两个制服男

 
作者: 王定制 时间:2018-01-20  文章来源:广州制服

站在风口浪尖的爱情

谨以此文,献给你们曾经站在风口浪尖的爱情

一枚糖果

1、娃娃爱天下

阴天,气压低沉闷五十度灰的桑拿天虐得人透不过气,下班,挤着公车看陌生人茫然的表情已经习惯。秦天雨在菜市场这一站下车,曹小兵喜欢吃新鲜的菜而不是放在冰箱里的动植物尸体,因为他说食材很重要,他在亲吻自己全身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

环保袋从2016年新款LV包包里拿出来,秦天雨熟练精明挑选,七厘米的高跟鞋承载着一天工作负累,因为曹小兵的缘故,秦天雨早就对菜市场由嫌弃转变为热爱,姜葱蒜青菜猪肉已经贵得离谱,濒死的鱼嘴巴微微张开,试图透过塑料袋大喊一声,亲爱的姑娘,我还是红烧比较好吃。

“小兵兵,我回来了。”秦天雨拿钥匙开门一边喊。

沙发前的电视开着,在放社会新闻,曹小兵喜欢这个台,因为偶尔有他的镜头,他抓贼或抓赌,也扫黄-----躺着就能赚钱的年轻美艳失足妇女长发遮住脸羞怯的蹲在墙角,被捉的男人却大大咧咧提起裤子心里想有什么大不了的难道你们警察就不用xx?

人人都有欲望,有人克制,有人放纵,我觉得放纵比克制快乐。去年的很多时候都是热恋期,秦天雨喜欢在曹小兵的耳边说这句话,喃喃细语让人难以抗拒。

曹小兵很帅身材很好也舍得用力,平时不苟言笑,在秦天雨面前却有另外一面,每次两个人身体语言交流过后曹小兵都有种不可描述的如释重负,紧紧的抱着她睡到天明------有几个男人肯这样?

“你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哦,饿了吗?”秦天雨问道。

“又要辛苦你做饭,宝贝你真好。”曹小兵说话声音温柔霸气。

“等着。”秦天雨开始认真的搞死那鱼。

唉,先前买的时候怕它死,现在它真的死了一动不动,觉得遗憾又满足,至少这样就不用担心它什么时候死了。

抽油烟机轰隆作响,热锅冷油翻腾鱼尸,煎熬到金黄,再撒绿色葱花白色蒜丝,鲜艳豆瓣酱浇上去,让人觉得这条鱼生的伟大死得其所。

满足的擦擦手,秦天雨对客厅喊道,“小兵兵,差不多要吃饭了,准备洗手。”

青菜是配猪扒用的,还有一小碗猪肺汤,吃到嘴里同骨髓的味道一模一样,骨髓不易而猪肺是廉价代替品,闭上眼睛只能骗得了自己。

摆上桌,秦天雨笑逐颜开,“小兵兵,你说我是不是贤妻良母的料?”

餐桌对面的男人那张脸看似也微笑,持续温和。

吃饱喝足吃水果依偎看电视是普通情侣的日常,秦天雨觉得幸福而疲倦,想起工作还没完,对曹小兵说,“你先看,我到房间里弄个方案马上就出来。”

“你真的好拼。”曹小兵说,“上个班比我当警察的还辛苦。”

笔记本电脑上手指翻飞,秦天雨熟练投入,在这个魔幻城市,月收入五位数根本就是浮云,如果稍不努力,连这点级别都达不到因为比你优秀的人总是比你更努力。

晚上抱着他睡觉,秦天雨觉得冷冷的,也不主动,是不是因为相处三年了的关系,熟悉的地方已经去过很多次,真让人伤感,睡前聊天也悄无声息。

其实他已经失踪一年多,两年前的恋人因为房子的问题而喋喋不休争吵,终于爆发,秦天雨说自己的事业正在上升阶段,如果现在结婚,会违背公司合约被炒鱿鱼,房子的首付都没存到,结什么婚。而曹小兵已经求了十几次,开始失去耐心。

一声分手,再也无法见到,两年的感情一钱不值。

打开柜子,收纳得整整齐齐的衣服,提醒自己,是有这么一个人,爱收拾。阳台上的花草疯长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文竹几乎要成精,栀子花开得比拳头还大,厨房的每一个碗都很干净,他经常到这里来吃饭,说外面的地沟油太肮脏还是秦天雨的饭菜最好吃。

本来好好的,怎么说不见了就不见了,秦天雨在这一年里想过各种办法找他,无果。

崩溃的情绪泛滥成灾。幻想他还在身边,幻想他在阳台发呆,幻想他在沙发上说今天抓贼抓赌的故事,幻想他在卧室里将制服挂得一丝不苟也将秦天雨脱得一丝不挂。

亲爱的,想你了,对不起,是我错了,但是你要回来给我一次解释的机会。

为什么,为什么曹小兵可以说分手就分手,说消失就消失,难道这个世界节奏快到分手都不给人喘口气的机会,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存在?

男人要玩消失,总有办法让你找不到。

当时分手一周以后到了秦天雨还是沉不住气,找到曹小兵上班的地方,张所长说小兵家里父母病危无人照顾早就已经办了离职。打他手机关机,微信也不回,他租的房子都已经换了房客是一对衣着暴露的野生小夫妻。

要报警吗?曹小兵本身就是警察。

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秦天雨是赶着去上班,新买的手机在路上被抢,恰逢曹小兵在旁边,几分钟之内就把小偷抓住,手机完璧归赵也顺便要到了秦美人的手机号码,在做笔录的时候,秦天雨也被男人味十足的曹小兵深深吸引,当制服控遇到制服,就如虐待狂遇到了被虐狂。

曹小兵对秦天雨体贴细致,温柔入心,但时而冷漠不语,一声不吭。秦天雨知道他压力大,也知道他永远都会是她的,迟一点早一点有什么所谓。这是秦天雨的想法。

可是就在秦天雨二十五岁生日那天,曹小兵居然跟自己吵架摔门而去并说道我以后再也不想见你,你跟其他女人有什么不一样!

秦天雨懵了,眼看他甩门而去,外面大雨倾盆。秦天雨入职公司的时候合同写得清清楚楚,女员工三年内不能结婚,否则视为违约,何况家里人也说了,将来的老公必须要在魔都有一套自己的房子,这是硬指标。

一冷战就是七天,然后他就消失了。

秦天雨突然觉得自己对曹小兵了解的太少太少,甚至没跟他父母和兄弟姐妹正式通过电话,只知道他是北方人,是警察,是自己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

带着派出所所长提供的身份证复印件,硬着头皮到老板那里请了事假,登上去陌生城市的火车,寻找曹小兵。

地址是假的,没有曹家村,也没有曹小兵这个人。

依赖两年的男人就这样消失在生活里,仿佛胸口处被生生割去一块肉,即使没有生命危险,仍然难以适应。唯一支持自己的,是这个来自淘宝的订制布偶,有惨白的笑容,夹在两腿之间也很生动,仿佛真人一样的笑脸。可惜曹小兵布偶是不会说早安也不会给出morning kiss。它的身体柔软任人蹂躏,不能说话也没有灵魂,每天下班回家秦天雨就要开始扮演自己和失踪了的曹小兵,有时候半夜梦魇,身边的曹小兵变成络腮胡子大汉,头上戴着鲜艳的红布,将自己的头颅一刀砍下。

你在哪里,曹小兵?

我在你身边,一直守护你。布偶裂开嘴仿佛在说话。

秦天雨听完后痛苦的爬到窗户边摇头,我不能这样下去了。

2、一天一苹果

“我真的不能这样了,我知道我不能逃离这种感觉,我越陷越深。”秦天雨看着对面的杨光。

杨光耐心的努力的聆听这个年轻漂亮女孩说的每一句话。

“你以为我没有努力过吗?但是没有任何效果,两年来不管跟谁约会都会觉得他就坐在自己身边,用审讯的眼光看着别人还流露出嘲讽的表情。我每天上班就如上坟沉重,工作屡屡出错,眼看要被炒鱿鱼,我的老板居然以为是工作压力太大,提供一个月无薪假期让我好好调理。如果我再不能清醒,我的人生就要完了。”

杨光递给秦天雨一张纸巾擦眼泪。

“所以我想了想,我不能再这样沦陷下去,魔都白领变痴呆废柴,我对不起父母的养育之恩。我连一个人上楼梯都觉得他在我身边,我会跟他聊天,聊他最近的生活又办了些什么有趣的案子,有没有抓住那些杀千刀的人贩,能不能对未成年的犯罪嫌疑人温柔一点……我同事有一次看到我在办公室自己对话还以为我发疯了,我只是幻想他仍然参与我的生活,想跟他说对不起,又不知道我错在哪里。医生,我得吃点药,不然我要死了。”秦天雨擦完眼泪死死盯杨光,“你知道我找你们科室找得多辛苦么,挂号完了就不管我了,整个医院跟迷宫一样,以前还好有小兵兵带着我,我是个方向盲……”

杨光的头发花白,一看就是个让人信赖的好医生,尽管门上精神科三个字的木牌已经脱漆,显得有些凄惶,这栋废弃的老办公楼有腐朽死去癞蛤蟆的味道,这并不妨碍秦天雨的倾诉,她已经喋喋不休一个多小时了,伴随着外面的雨声有点让人昏昏欲睡。

杨光很淡定,又耐心,不淡定不耐心还做什么医生,去做医闹好了嘛。

“杨医生,我求你帮帮我,我很爱他,我离不开他,我找不到他,他肯定不想再见我,躲着我,我是不是很贱,我是不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一个好男人,我是不是太拜金,我是不是太倒霉?给我开点药,打针也可以……”

“不用吃药,赶紧回去把那曹小兵的布偶烧了。”杨光皱眉看着这名女患者,“避免失望的唯一办法是不受幻觉诱惑,还有记得,戒黄,戒赌,戒微信,早睡,早起,多看书!”

秦天雨仿佛拿到了救命稻草,急匆匆的去书店买了一大摞蔡骏的悬疑小说,到家后把手机里的色情小电影和黄色小动画统统删了,紧接着卸载斗地主,再删微信。

烧布偶时,打火机的光芒映衬着秦天雨因为兴奋扭曲而流泪的脸,她拿着布偶的左手激动颤抖不已,点燃的瞬间,曹小兵布偶身体里的聚丙烯纳米粒子填充物化成熊熊火焰呈喷射状,到处都是火星,秦天雨的丝袜被点燃,瞬间蔓延全身衣物,洗手间里全是浓烟和皮肉烧焦的臭味,秦天雨尖叫着,用尽力气摸索着打开水龙头……

被发现时人她几乎已经接近九分熟,治疗了很久很久,也只能戴着呼吸机裹着纱布在病床上躺着无法动弹,幸好她买了商业保险,也幸好她眼睛已经失明,没看见在病房的电视里正在播出本季网络十大荒诞新闻:

有一则是逍遥法外的通缉犯秦小兵习惯性到各地假扮警察多年终于在郴州市嘉禾县肖家村派出所落网,还有一则是精神病人杨光在扮演精神科医生给一抑郁症患者提供心理援助后被紧急抓回市第二精神病医院继续治疗精神病。

今年春季天气不好,到处都在滴滴答答,潮湿而无聊。

那天晚上护工起来上厕所,发现秦天雨的病床上是空的,床上只留下一本《最漫长的那一夜》。

谨以此文,献给你们曾经站在风口浪尖的爱情。

一枚糖果

一位披着恐怖的外衣写爱情的怪异女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悬疑小说作家。2004年在天涯社区莲蓬鬼话版块开始写作生涯一直坚持至今,已出版《鼠皮玉人》、《抓狂》、《迷醉》、《心中有鬼》、《心怀鬼胎》、《妖折》、《阴花三月》等十余部畅销长篇和中短篇作品集。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zfcbj.cn/lsps/186.html